劈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劈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泸州渐冻人老师詹光伟用心温暖了1400多名学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9 00:50:56 阅读: 来源:劈裂机厂家

詹光伟坐在轮椅上,慢慢将身体向右倾,忽的猛然向左一扭,右手随着惯性,“啪”的一下被甩到书桌上。

詹光伟上课时,一位书写工整的同学代为板书

肌肉无力,够笔都有些困难,他把右手食指和中指立起来,呈人字形,向桌上的红笔“爬”过去,一步,两步,五步后,笔到手了,再爬回本子上。

笔尖挪动,他逐字逐句圈点,这篇“标题平凡,但不空洞”,另一篇“比喻恰当,极好”,看一位学生描写自己的闺蜜被别人抢走,“恨不得吃了她们”,詹光伟笑坏了,画了一张笑脸,留下评语:丫头,你好可爱,幼儿园小朋友一个,我是幼儿园阿姨。

他指着自己批阅的笔记,“字好难看”,手没力气写字笔画都浮了。

23年前,刚入校时,他还能自己走动,十年过去,他拄拐,能扶着讲台勉强站着,近几年,他身体“坠崖式”下落,只能坐在轮椅上讲课,手已抬不起来。

他患有“运动神经元进行性肌肉萎缩症”,是一位“渐冻人”。今年,是这位语文老师在泸州七中任教的第24年。

100米之内的生活

五月末,天气炽热。泸州七中教室里的电风扇吱吱呀呀打转,百米开外的庭院中,詹光伟穿着打底衣、线衫以及一件卫衣外套坐在轮椅上,夏天的风中,他腿上还盖着一床花被。

“渐冻症”病人怕冷,怕风。

每节语文课前,班上力气最大的两位男生会来接他去教室,将轮椅放在简易的木台上,一位字迹工整的同学代他板书。

詹光伟上下轮椅都要靠护工帮助

很少有人能在这位老师的课上睡着,一节40分钟的课,每隔四五分钟都有人被点起来回答问题。

他几乎不停顿,念诗时抑扬顿挫,情感随着声调起伏,知识点一个一个往外蹦——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个闹字有多少东西在闹?蜜蜂闹,蝴蝶闹,还有什么在闹?对,花在闹。花儿怎么闹?朱自清说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白居易说的,乱花渐欲迷人眼。

23年前,詹光伟入校时,他身后这棵树只有碗口粗,现已亭亭如盖。

“眼”字被拉长音调,大声重复,即使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也觉得震耳,什么是“眼”,这个“闹”字就是今天要强调的“诗眼”。

气氛严肃沉闷时,詹光伟有的是办法逗学生笑——日暮酒醒人已远,这个日暮酒醒什么意思?好朋友都走了,我一个人喝了点国窖1573。

台下哄堂大笑。

课后的詹光伟,回到距教室100米左右的家。他的房子是学校以前的教师宿舍,他买了,在一楼。一回到家,便开始喝药,每天5次中药,他觉得能缓解他的身体水肿和疼痛。母亲端着放到他嘴边,大口喝完,牙齿浸染得泛黄。

吃饭时,他只能颤颤巍巍地夹到面前那一碗菜,母亲总是把每一道菜轮流摆在他跟前,一顿饭下来,菜移来移去,“像下棋”。

饭后,他会洗脸,家人搬一张靠背椅反着放在面前,他把手掌摊在椅背上,张开,毛巾被人放在手上,脸趴上去,从上往下碾三遍,耳朵,左脸,右脸,头一直在动,手几乎不动。

洗完脸,詹光伟像海豹般一挺一挺地挣扎,母亲顺手一推,才能直起身来。

他一般会躺着午休一会儿,由于腰部完全变形,平躺半小时,便“疼得像针扎”,换成侧躺后,被压在身下那条腿,沉重得不像话。

说是午休,其实根本睡不着,那种闷闷的、全身发麻的痛,像身体被无数重物压住,“躲不开,没处放”。

“老狗怕冬天”

初中往前,詹光伟胖嘟嘟的,极少生病,唯一发愁的是,哥哥姐姐读书都很厉害,我怎么办?

儿时的乐园是一个叫“蛮洞子”的地方,那是外公外婆的家,他和表哥一起光着身子在江水里捡石头,捉螃蟹,扎猛子,没人会觉得他身体有问题。

初二开始,他发现自己跑、跳、力量,都落后于同学,体育课总是不及格,补考时怎么跑都跑不快,同学们一直在旁边大喊“加油”,可自己就是跑不快。

第一次在体检报告单上看到“运动神经元进行性肌肉萎缩症”字样是高中,“无药可救”,医生一脸无奈。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瘫痪,一想到自己“还能插秧子”,就觉得那一天还很远。

他坚持锻炼,走山路上学,在功课上用功。

高考成绩不错。在父亲建议下,詹光伟去了四川师范大学。

成都雾大,冬天冷,这个总觉得浑身发冷的男孩每天都跑步,说是“跑”,其实只比走快不了多少,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多锻炼,会不会好一点?一跑就是三年。

冬天是他的灾难,小时候没有羽绒服冷,后来有了羽绒服还是透骨的冷,晚上开电热毯不能太久,不然皮肤干裂发痒。一晚上,电热毯开开关关二十多次,一看时间,四点多了,干脆就不睡了。

他笑话自己,“老狗怕冬天”。每次读到莫怀戚《散步》中那句“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那个“熬”字,觉得写的就是自己。

他读史铁生,喜欢《我与地坛》,觉得自己和对方观察世界的角度一样,“那是一种很低的视角,冷暖都经历过”。

渐冻人身份曾带给他很多温暖——大学室友老干,走路时总在前头扯着他,紧紧的,大家说这是老牛拉小牛;每次回泸州,都有人骑车送他到新南门汽车站;不开心了,朋友陪他在校门口吃东西,一直到很晚,一个碟子挨着一个碟子,挤满整张桌子。

冷漠的人也遇到过,一次,他去北京看病,登机需要别人抱着登舷梯,他担心朋友坚持不住,请求机场再派一个人帮忙搭把手,对方拒绝,“我们搞不赢”。

这些冷的、暖的,在他的心里慢慢沉淀,内化,让他明白什么是善,什么是美,什么是生命。简单看个足球,他都偏爱生命力顽强的球队——喜欢曼联,“大开大合”,不喜欢西班牙,“太艺术了,总觉得生命力不够强悍”。

<123>

阴阳双剑破解版

血灵诀正式版

真武三国单机版

679彩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