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劈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歌是一个滋生性丑闻和权力内讧的温床

发布时间:2020-02-19 05:59:29 阅读: 来源:劈裂机厂家

世人对谷歌(微博)工作环境的印象是:这儿就是轻松活泼的场所,如同该公司多种色彩的图标一样。不过,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今天刊登了署名为尼古拉斯·查尔逊(Nicholas Carlson)的文章,文章揭秘了谷歌的另类情况,称谷歌是滋生性丑闻和权力内讧的温床。

从外部看,谷歌是一家“不存在恶行”的公司,世人也将谷歌领导者看作是傻傻的技术主义者——而且这些领导者只会利用公司的资金和能量来打造无人驾驶汽车、研发面部识别技术、以及在非洲地区推出Wi-Fi飞艇以部署无线网络服务。

这种针对谷歌的看法是正确的,不过并不完整。揭开这种表面的掩饰,高墙之下,谷歌也是一个滋生性丑闻和权力内讧的温床,而且一直是。据一位曾在谷歌工作很长时间的内部员工透露称:“在谷歌内部,充满了大量的权力角逐游戏(Game of Thrones)。”在这样的游戏中,各种情节错综复杂,不过,主要的情节还是谷歌王国的少数人在激烈的角逐权力。

当然,谷歌的这种角逐并不带有暴力的色彩,但充满了性丑闻和政治斗争。

谷歌内部的性丑闻

“权力角逐游戏”原是一部小说,后来改编成了电视剧,此小说对书中那些触角权利或敬畏权力的主角之间的性交易进行了诸多描述。与之相同的是,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公司的当权人物以及那些渴望当权的人物也有过类似的性丑闻。

在道格拉斯·爱德华德(Douglas Edwards)撰写的有关谷歌初创时期的书中,曾引用了谷歌早期人力资源负责人赫特·凯恩斯(Heather Cairns) 的言论。凯恩斯称“荷尔蒙到处乱飞,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记着锁上门”。爱德华德的这本书名为《手气不错:谷歌第59号员工的自白》(I’m Feeling Lucky:The Confessions of Google Employee Number 59)。

爱德华德在书中描述了一个具体的幽会情节:“在一个没窗户的房间内,安置着一张小床。一天下午,一位员工偷看到两位工程师在床上,正进行着一些不堪入目的行为。”据爱德华德称,谷歌并没有严惩这两名员工。谷歌在此方面的确没有制定严厉的控制措施,事实上,谷歌自创建以来,各阶层员工之间的性和浪漫关系就一直在蔓延。还好,这些关系基本稳定和正常,而没有太多的性丑闻。事实上,谷歌内部,会有一对员工在约会一段时间之后,然后分手或走上婚姻的殿堂,这一点很少被人发现,不过,避免不了的是,谷歌也存在不少的性丑闻。

最近,一些正经的消息称,塞吉·布林(Sergey Brin)正在与妻子离婚,而他的妻子恰巧又是另一位谷歌高管的妹妹,而布林也与谷歌的年轻女员工有染,而这位女员工又是谷歌的另一位高管霍格·巴拉(Hugo Barra)的女朋友。如今,巴拉已经离开了谷歌,前加盟了中国的小米公司。消费人士一直认为,这个时间非常巧合,但没有人能够否认,谷歌内部其实也非常乱。事实上,布林的性丑闻只是谷歌的冰山一角而已。

此前曾有消息称,谷歌的一些高管曾向助手提出要求,要求与助手进行幽会,这样的情况在谷歌层出不穷。另外还有消息称,谷歌的一对员工,双方都是已婚人士,但这二人却有了他们的私生子。多年几前,《纽约时报》曾报道称,谷歌董事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的妻子曾质疑丈夫的不忠行为。

对此,谷歌的一位员工(该员工也与公司另一位员工保持着亲密关系)称,谷歌公司在此方面的政策“非常合理”。这名员工称:“在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拥有着大量优秀的技术天才和商业天才,这些员工彼此被对方吸引,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你无法阻止一些员工会被其他员工吸引。”这位员工还称:“事实上,在Facebook,情况也这样。”

当然,性活动尽管在谷歌非常普遍,但这并不是员工获取权力和拓展领地的手段。

谷歌内部的政治

今年2月,谷歌位于世界各地的高管们会聚Napa Valley的Carneros Inn酒店,在此召开谷歌高管会议,这些高管都是副总裁以上级别的人物。与会人员包括负责谷歌大型广告业务的苏珊·沃吉克基(Susan Wojkicki)、时任Android业务的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YouTube业务首席执行官萨拉·卡曼加(Salar Kamangar)、谷歌Chrome业务部门的桑德·皮采(Sundar Pichai)、Google Plus业务负责人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等,每位高管都带着他们各自的最高级别的随从。

此次会议非常秘密,整个会场都见不到谷歌的外部标识等。另外,在此酒店的诸多员工以及来宾也都不知道是全球最具影响力之一的谷歌公司在此召开为期两天的会议。不仅如此,就连与会的一些谷歌高管也都不清楚这一为期两天的会议将会有多重要。拉里·佩奇的讲话,既有劝告的意见,也有激励的话语。佩奇向与会者称,谷歌的雄心壮志非常高,但是,如果在座的与会人员不停止相互间的内讧的话,谷歌的目标——他的目标——将永远不会实现。

佩奇还称,从此之后,谷歌将对内讧实施“零容忍”的态度。

佩奇承认,谷歌在早期时代,曾要求高管们具有主动性和攻击性,不过,佩奇还称,那还是在谷歌问题是线状问题的时代,谷歌一度需要将其市场份额从零到有,并逐步增加,并具有竞争性,而且能够夺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如今,谷歌诸多产品已经在各自的竞争领域统领全球市场,对此,佩奇声称,谷歌面临着所谓的“n-squared”问题。佩奇称,要解决这一问题,谷歌的高管们必须开始更好的融洽相处。

为此,佩奇订正了一条法则:“如果你们继续内讧,那我们就将把你们角逐出去。”在上述为期两天的会议期间,佩奇在讲话时,与会的一位高管曾小声对他人表示:“他在说‘对内讧零容忍’?我已经在谷歌工作多年,而我们所做的就是内讧。”这位高管的话是正确的,正如谷歌的另一位高管声称:“如果王子不参与内讧,那肯定是因为国王容忍了他。”事实上,谷歌的“国王们”多年来一直容忍内讧。

谷歌顶级高管的斗争

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塞吉·布林一直是通过激烈的争辩才作出最重要的决定,即使是在上世纪90的晚期,他们都是这样争辩。正如爱德华德在书中引用谷歌早期员大卫·克拉尼(David Krane)的话称:“塞吉·布林和佩奇彼此非常直接和粗鲁,并相互指责对方的观点愚蠢幼稚,甚至会彼此恶语相加。”

随着谷歌的不断发展,佩奇和布林并开始聘用和提拔能够“争辩”其他员工。在与所有新招聘的员工进行开会时,布林和佩奇都会煽动大家对一个业务或产品部门展开争论,然后他们两人就会坐回原位,观看并听取这些新员工的意见,并决定输赢。

与此同时,谷歌公司的缺乏一个正式的管理结构。对此,凯恩斯曾在爱德华德的书中称:“谷歌没有管理结构、没有管理基础,也没有控制体系。即使有人有一位经理,但这位经理可能没有经验,而且也没有领导力。”不过,谷歌的工程师们却在悄悄的遵循着他们最有才华的规则,一些优秀的工程师打造了谷歌的先进技术,并因此获得了大量的财富,而且在公司内部也拥有了较高的威望。当然,那些善于争辩的人也最终能够在谷歌获得了高管的职位,慢慢地,这些高管们就开始控制诸如搜索、YouTube、移动或社交等重要业务部门。

谷歌至今仍在坚持这样的辩论会议,佩奇每周一上午都会组织这样的会议。这样的风格主要产生了以下三大影响:其一,也是最重要的影响,就是自从佩奇于2011年重掌谷歌大权之后,该公司表现一直很好,而且股价也一路攀升;其二是,谷歌高管的争论已经拓展到战略评估之外;其三是,导致人与人之间结仇,在此方面,最明显的仇敌就是现任雅虎首席执行官玛丽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和现任YouTube首席执行官萨拉·卡曼加(YouTube)。

谷歌“权力角逐游戏”的另一个胜者就是负责Google+业务的维克·冈多特拉。据谷歌此前的一位员工称:“冈多特拉是谷歌公司最好的交际高手,他知道如何与各种不同类型的人进行交流。”冈多特拉最大的胜利就是:几年前,Google+还不存在,但如今,却成为谷歌的重要产品之一。

谷歌内讧的变化

事实上,自今年2月的会议以来,谷歌的内讧争斗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最明显的事例就是谷歌Android前主管安迪·鲁宾的案例。2005年,谷歌通过一系列并购措施,将鲁宾招致麾下,此后,鲁宾将Android系统整合到全球最受欢迎的计算平台之中。

更为重要的是,鲁宾说服了三星等大手机制造商使用Android系统。鲁宾知道,要想让三星和其它大手机制造商同意使用Android,他就必须要说服谷歌高管,让Android部门独立运营,为此,鲁宾开始为保持Android部门的独立性而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不过,鲁宾并不总是能够很好的利用其权力,在某些问题上,他选择了斗争,最终选择了抗命,最终,鲁宾成为了牺牲者。就在今年2月的会议之后,鲁宾辞退Android负责人的职位,佩奇也用桑德·皮采代替了鲁宾。

当然,这并不是说谷歌的内讧与急着已经停止,而仅仅是发生了改变。知情人士表示,佩奇的零容忍是为了引导谷歌开展“健康”的辩论。至于谷歌“权力的角逐游戏”何时才能真正地结束,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微软财务分析大会大谈技术趋势 CEO交接没进展

下一篇:美联储助苹果等多家公司节省7000亿利息成本 对“谷歌是一个滋生性丑闻和权力内讧的温床”发布评论

济南气体增压泵

高压仓模拟深海水压机生产厂家

济南安全阀校验台报价

济南海洋类试验机厂家